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涉疆谎言是如何产生的?
2021/04/28

来源:中国日报社中国观察智库 2021-4-25

  近年来,在美国反华势力的操纵鼓动下,几个颠倒黑白的“学术机构”、招摇撞骗的“专家学者”、毫无下限的“群众演员”,通过“黑金”埋单、“黑论”挖坑、“黑嘴”吆喝,勾结串联成一个抹黑新疆的谎言链条,严重误导国际涉疆舆论。

  真相不容玷污,世人不容蒙蔽,涉疆叙事不容篡改。近期,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澳大利亚刊物《澳人警示服务》等连续发表系列报道,新疆自治区举办系列专题新闻发布会,披露涉疆造假“数据库”和所谓“证人证言”真相,以大量事实和数据揭批涉疆谎言背后的幕后黑手。让我们抽丝剥茧,揭秘涉疆谎言的来龙去脉。

  一、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早在上世纪就出于地缘政治目的,支持新疆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旨在破坏中国稳定、遏制中国发展。

  ◆美苏冷战时期,英国学者伯纳德·刘易斯提出“危机弧形带”理论,主张在从中东到印度沿线地区以民族为依据重组国家,旨在瓦解苏联。美国卡特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主张,美必须“阻止莫斯科实现其直达印度洋的世纪之梦”。为此,美在阿富汗开展长达十年的“旋风行动”,每年投入高达6.3亿美元,与英国、沙特阿拉伯共同为反苏的穆斯林游击队提供资金、装备和培训支持。

  ◆冷战结束后,美英就将新疆作为遏华抓手,支持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美国新保守主义势力将反苏转向“遏制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美英情报机构通过支持“泛突厥主义”来削弱俄罗斯和中国,实现维护单极世界的目标。长期以来,“世维会”、“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等致力于建立“东突厥斯坦”或寻求新疆“独立”的反华机构和极端组织陆续涌现。2004年以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已向此类海外维吾尔人组织投入876万美元,用于反对中国的新疆政策。上述因素造成极端思想在新疆地区传播迅速,恐怖分子从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战场进入新疆,一些暴恐组织公开发出袭击中国人的号召。1997年至2014年,“东突”组织频繁策划发动恐怖袭击,造成超过1000名平民死亡。

  ◆美中情局在2003年曾建议,“美国在未来面临与中国的危机或对抗时,不应排除将‘维吾尔牌’作为施压手段的选项。”在此策略指导下,英美及盟国沿用冷战思维,由情报机构和反华学者操纵海外维吾尔人组织,炮制大量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极端压迫的虚假信息,并协调西方主流媒体扩散:

  一是新疆穆斯林支持“独立”的假象。通过鼓动相关组织开展分离主义活动,使不明真相的民众产生新疆民众都希望建立独立国家的错误印象。

  二是“东突”组织追求和平的假象。掩盖相关组织与基地组织的密切联系,回避其暴力和恐怖主义言论,美时任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11月将东伊运从“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中删除。

  三是新疆存在侵犯人权假象。“人权观察”等组织炮制涉疆报告,但来源均为一小撮极端反华仇华的海外维吾尔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等机构据此进一步炒作和散布上述虚假信息。

  ◆2017年1月,美国时任民主党议员加伯德总结称,“美国法律下,任何人为基地组织、伊斯兰国或其他恐怖组织提供资金或支持均为非法。但美国政府却长期暗中并通过一些中东国家直接或间接地为这些组织提供资金、武器和情报支持。”

  ◆2018年8月,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主任、前陆军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在罗恩·保罗学院(Ron Paul Institute)谈到美国在阿富汗驻军的三重目的时,毫不遮掩地表示:“我们在阿富汗驻军的第三个原因就是中国新疆有2000万维吾尔族人。中情局想破坏中国的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中国的动荡。如果中情局能够利用好这些维吾尔族人,与那些维吾尔族人一起不断地刺激北京,这样就无需外力,直接从内部搞垮中国。”

  ◆201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前翻译西贝尔·埃德蒙兹在接受视频采访时谈及美国乱疆计划和手段,称“新疆是中国能源大动脉。我们想要逐渐在中国内部打性别牌、种族牌,说新疆的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土地,我们要帮助他们,他们遭受压迫,说中国在屠杀他们、折磨他们。美国的计划就是把在阿富汗、乌克兰、伊拉克使用的办法复制到新疆上来,凭空制造话题、趁虚而入。要让新疆成为下一个台湾。虽然美国大打人权牌,但真实情况是,我们从来不在乎百姓,人不属于我们的利益范围,除非人可以被利用,可以用来达到我们的目的”。

  https://citizensparty.org.au/special-report-xinjiang-anglo-americans-sponsor-east-turkistan-campaigns

  二、郑国恩将可疑信源胡乱拼凑,不负责任地提出“新疆关押数百万维吾尔族人”。他是一个极右的原教旨主义基督徒,其研究基于极端主义媒体报道和推测。

  ◆郑国恩是极右组织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的所谓“高级研究员”,该基金会鼓吹政权颠覆,由美国政府1983年成立。该组织宣扬“双重大屠杀”理论,改写二战犹太人大屠杀历史,认定共产主义是堪比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恶魔。郑国恩政治化的涉疆研究被该组织视为重要武器。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是被奴役国家全国委员会的分支组织。这一委员会由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列夫•多布里扬斯基成立,另一位主席雅罗斯拉夫•斯特兹科是法西斯主义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班德拉派的高级领导。这二人一起帮助成立了全球反共联盟。记者乔•柯纳森称该联盟是“二十多国新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极端反犹主义者的天堂”。